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海云清--水性材料领航者

13181145213水性金属漆、水垢清洗剂、换热器、锅炉、空调清洗、镀锌管清洗

 
 
 

日志

 
 
关于我

周良清 高级工程师 13181145213 专业从事化学清洗,清洗各类不锈钢、钢铁、铜铝等工程设备,在金属表面处理行业有着10年的工作经验,现在任职于威海云清化工开发院。云清企业将全力发展成为最著名的精细化工专业集团,为各行各业源源不断地提供更好的理念、商品和服务,推动世界精细化工行业不断走上新台阶!加我QQ:330739094

网易考拉推荐

此刻,一切没有开场白的静......  

2014-05-27 10:53:46|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刻,一切没有开场白的静......

黄昏的时候,一个人去了望台,没有硝烟的望台。

望台上,遥望落日后的天际。

很远处,水平线上仅留了一抹霞光。那光从黄变红,从亮到暗,然后一点一点隐去,直到眯着眼都看不到。

像稍纵即逝的幻影,没人注意它真的存在过,风一样自由自在,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嗯,比风的行踪还要安静,一点声响都没有。

每一笔勾勒,每一抹痕迹,不记载任何流年,不存留任何奢华,天空中任云来云散。

没有情的天不会老,也许它只想做它的天。

我傻傻的看着远方,傻傻的想。

深蓝的天空,还泛着亮。仰起头转了整整一圈搜索这个空中,只寻到一颗两颗像精灵一样跳跃出来的星星,微微的闪烁着。

即将拉开的夜幕。

此刻,一切没有开场白的静......

 

(一)偶遇

我还在享受这一刻的安静,数着一颗颗隐现的星星,看着天空一点点缀满光点。低头的时侯发现,天已经黑了。

沿着古街回家,这条路,走了有好几千遍了吧?

不知道,数不清了。

从我们小时候,顺着这条路上学前班,一直上完小学毕业。然后初中、高中周末一起到这疯,然后偶然几个上大学的回来,一起聊天,一起来这里怀念。然后毕业了,工作了。再然后偶尔我一个人会来,没有一起长大的他们。再再然后,依旧我自己偶然来。

从这头到那头152步,是走了很多很多遍,数不清的很多遍。

什么都没变的老街,只有弯弯的老槐树,老的只剩下,一半的枝林茂盛。

习惯倒退着离开,看着这熟悉的一墙一瓦。

我在想,是不是我走过的年轮,死在了街的那头,而开始的现在到了街的这头。

 

紫水!

谁? ”

谁在叫我?

听到背后一个声音,转身看到离我十米处的一个男生,天有些黑,看不太清楚,听那声音,应该我不认识。

二十多岁,想了想,我还没有到记忆力减退的时候。

嗯,应该不认识。

挺了一下身板,再次肯定了一下记忆力。

我们认识么?礼貌的冲他笑了一笑,毕竟他叫出了我的名字。

他向这边走了过来,才看清帅帅的样子,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一身整洁的运动装,应该是个学生。

不认识。那小孩羞涩的抿了下嘴,低着头不看我。

我说

说完,平静的转身,继续走我回家的路。

可我认识你。

你是xx高中毕业的吧,我现在也在那读书,高三。我们学校,优秀毕业生宣传栏里有你的照片和事迹简介呢。

哦,我想我明白了,最近看见的这帮孩子,怎么这么个崇拜的眼光。

我们这类士可杀不可辱的混混升格了?

优秀毕业生?!

这学校真有意思。

哪里哪里,学校真是抬举我们了。我一脸波澜不惊的表情,心里却是得意的乐,虽然没有乐出当年的味道。

哦,不对。

严校长死了么?

你们现任校长是?还是觉得,直接问人家死不死,不好。

盖景瑞——“盖中盖,我高一时,他上任。那小孩,一副问这干嘛的眼光看着我。

很新鲜的外号。

果然是新来的校长。

嗯,好校长,一定要好好学习。”  

 “哎!谢师姐。”  

 

隐约里听见周围有人喊xx回家吃饭,没有老妈的声音。

手机不停的震动,提示我,再不回家黄花菜都凉了。自从老妈用了手机,回家吃饭就变成了,口袋的机器传达。

那,师姐还赶着回家,有空再聊哦。

小师弟似乎还想说什么,看我急急的要离开,还是彼此告别了。

古老的街道。想念,即将天黑的傍晚,听着妈妈的声音各自回家,结束了没有定出谁输输赢的游戏。

想念,明天放学,谁不来谁是小狗的约定。

想念,曾经握在手中无忧的岁月,以及那一片灿烂的江湖。
路灯一道道的亮开,浮出月牙的天真的黑了下来,我在这位师弟目送的街道里一步步离去。

一路恍惚中,时光停滞,宛如十年前,岁月静好。

。。。。。。。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严校长死了么?   

 

 

 

 

 

死党与闺蜜(二)

严校长说: “这样的文章,怎么是我们学校教育的学生呢,有这么骂自己母校的,有这么批判对教育对学生兢兢业业的老师的,太不像话了,这种文章不能出现在校报上,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老师说:可是文笔和题意真的是不错,虽然是写学校的不是,可这也是批判的事实啊,手法基本是半文言文式,可见文学功底….

“我说了,不行!除非我死了。”

“那你就去死啊。”这句话是花子说的。

花子,本名陈海花,学生会副主席,高中2年的同班同学。

花子说那天她说的声音很小,幸好严校长没有听清楚,不然,去死的就是她了。

从此我就有了死党——花子。

当天激情雄辩的那一幕,我没有在场,据花子说严校长和曲老师争吵堪称一个拍案叫绝的辩论,冠亚晋级的精彩。

花子还说,以后,她会更加力挺英俊潇洒,博学多才的曲老师。

高一那年,有期校报是曲老师负责,曲老师30多岁,一位老师和学生公认,很有才华和名气的语文老师。

争辩之后,那篇被曲老师力捧文章,始终没推到校报上。但后来,曲老师给了我一本校园文学类的杂志,才知道曲老师投的稿件,发表在上面,他说他坚信这是好文章好思想。

但我知道我就是在发泄失态不平,想骂学校,还写得比较委婉的,不带脏字的骂。

这之后,每逢我给我熟悉的人介绍花子,花子就会很豪爽的说,“我,紫水死党,陈海花。”

我问花子,死党是什么党。

花子当时说,就是很死很死的那种。

多年之后我才明白,就是东北话的形容词“铁”,很铁很铁的关系。

…..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