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海云清--水性材料领航者

13181145213水性金属漆、水垢清洗剂、换热器、锅炉、空调清洗、镀锌管清洗

 
 
 

日志

 
 
关于我

周良清 高级工程师 13181145213 专业从事化学清洗,清洗各类不锈钢、钢铁、铜铝等工程设备,在金属表面处理行业有着10年的工作经验,现在任职于威海云清化工开发院。云清企业将全力发展成为最著名的精细化工专业集团,为各行各业源源不断地提供更好的理念、商品和服务,推动世界精细化工行业不断走上新台阶!加我QQ:330739094

网易考拉推荐

料事如神的智谋(2)  

2014-09-24 09:51:43|  分类: 思维方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料事如神的智谋(2)

樊举人是寿宁侯的门客。寿宁侯以尊贵的地位和显赫的权势,名震天下。

樊举人倚仗权势,结交勋戚贵臣,府中一切给君主的奏章,都出自他笔下。然而因一些奏章没有事实根据,招致人们的怨恨,他被告发了,朝廷将事情交由刑部处理。

刑部郎中韩绍宗了解樊举人的全部情况,准备把他抓起来。当时樊正躲在寿宁侯府中,虽然藏得很隐秘,韩绍宗还是千方百计把他挖出来了。

樊举人下狱几天后,一天早上韩绍宗出门,见地上有卷纸,拾起一看,上面详细罗列了樊举人的条条罪状,而且说他罪大恶极,必须把他处死,不死不行。

韩绍宗看后,笑着说:“樊举人为人聪明机变,却有人把他隐秘的事情都写得如此清楚,一定是樊举人自己所写的。”经审问,他果然承认是自己写的。

樊举人的狱友听说此事,感到很纳闷,就问樊为什么要这样做,樊回答说:“韩公这个人,是不容易受到别人影响的,更不可能用权势使他改变主意的。向他祈求生路,则必定让你死;现在别人一味说该死,则有可能得到生路。这只是我的一种计策,想碰碰运气。”

韩绍宗则对他说:“不必这样做,你的罪行原来就不至于处死。”于是,把樊举人发配到辽地戍边去了。

樊举人和韩绍宗都是聪明人,所以能够由反激而演化出令人击节赞赏的智能棋局,其中所包含的智谋,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学到的。

下面这两个故事也是反激智谋的应用。

楚成王已经立商臣为太子,随后又想改立小儿子公子职。商臣听说这件事后,一时分辨不出这件事是真是假,就告诉他的师傅潘崇说:“怎样才能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呢?”

潘崇说:“您可以用酒食招待楚成王的妹妹江芊,她与楚成王关系密切,一定知道一些什么。招待时你故意怠慢她,一定能试探出一些真情。”

商臣听从了他的意见,江芊果真发怒了,说:“喝,你这个下贱东西,难怪大王想废掉你!”

商臣对潘崇说:“改立这件事是确实的了。”

这是故意激怒对方探得真情的智谋。阳山君在卫国当相。他听说卫国国君怀疑自己,就装着批评卫国国君所宠爱的樛竖,从樛的反映中他摸到卫国国君对自己的态度。他用的方法与此事相同。

战国时,齐王的夫人死了。齐王有七个妾,都和齐很亲近。薛公想了解齐王打算让哪个妾做夫人,于是就献上七个耳环,请齐王分给七个妾,其中一个耳环最美。

第二天,薛公在拜见齐王时,就观察那个最美的耳环分给了哪一个妾,然后就劝齐王立得到最美耳环的那个妾为夫人。

这就是用礼物来试探的智谋了,虽然未发一言,却对齐王的心思洞若观火。

还有一个故事,读来也饶有趣味。

宣彦昭给元朝做事,当了平阳州的判官。一次天下大雨,有个商人和一个军人一起住店,早上起程的时候,因为一把伞争执起来,都说那伞是自己的。两人争来抢去,把伞都抢破了,最后告到了宣彦昭面前。

宣彦昭听明原由,立刻下令把伞没收充公,并把他俩赶出门去,随后又派了一个差役悄悄跟在他们后面。军人出去之后,非常气愤,不断骂商人是个王八蛋,害他丢了一把伞;商人则幸灾乐祸地说:“你自己丢了伞,跟我有什么关系?”

差役把听到的话报告了彦昭。彦昭就让人把商人叫回来,用棍子教训了他一通,并命令他买把新伞赔偿给军人。

《鬼谷子》一书中对这种反激试探的智谋有系统深入的描述,称之为“捭阖”,读者可拿来揣摩实习,必有所得。

心有所思 形有所动

如果一个人说得非常动听,而表情与言语却不协调,心中一定有不合情理的地方;如果一个人语无伦次,可是底气十足,神色又很诚恳,那是因为他不善言辞,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可疑的用心;没有说话就怒形于色的,是因为太愤怒了;言语和怒气同时喷发的,是这人急于要强迫别人改变他认为不对的事情。

凡此种种,虽然对方想竭力遮掩,但内心的真实活动与外在的对应表现却总难随意支配。即便是受到了威吓或惊恐,临时改变他的面孔,仍然骗不了人。”

公元前453年,掌握晋国国政的几个权臣发生争斗,智伯联合韩康子、魏桓子发起对赵襄子的战争。

在战争过程中,智伯曾决水淹晋阳。当时,智伯巡行看水势,魏桓子和韩康子与他同车前往。智伯说:“我今天才知道水也可以消灭一支大军啊!”

魏桓子以时触了触韩康子,韩康子用脚踩了踩魏桓子的脚背,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汾水可以淹灌魏的都邑安邑,洚水可以淹灌韩的都邑平阳。

回来后,智伯的族人智过对智伯说:“韩、魏必定会反叛我们!”

智伯说:“您怎么知道呢?”

智过回答说:“我是从今天的事情上知道的:我们领导韩、魏一起攻赵,而赵亡,必祸及韩、魏。现在约定了胜赵后要三分其地,但在降赵已经指日可待的时候,他二人看着水流却忧虑重重,没有一点儿欢喜的表情,这不是反叛还是什么呢?”

第二天,智伯却把智过的这些话告诉了魏桓子、韩康子二人,他二人说:“这是有人进谗言,为赵氏游说,让您怀疑我们二家而松懈对赵的攻伐。不然的话,我们二家岂不是放弃朝夕间即可分赵氏之田的利益,而去做那些危难不可成的事情吗?”

魏桓子和韩康子二人出来后,智过进去见智伯说:“大王怎么把我说的话告诉他们二人呢?”

智伯说:“您怎么知道呢?”

智过回答说:“我见他们看到我时脸色严肃而急速离走,这是他们知道我已得知他们的实情的缘故。”

战争进行到最后关头的时候,赵襄子已经岌岌可危,于是派宰相张孟谈以朝见智伯为名而私会韩、魏二人,劝说二人联合攻智伯。

计谋既定,张孟谈又朝拜智伯出来,正被智过在辕门外遇见。智过就进去见智伯说:“魏、韩两家将有变化。”智伯问:“怎么呢?”智过说:“我刚才在辕门外遇到张孟谈,他显得很骛持并且显得很得意。”

智伯说:“不对吧?我已与魏桓子和韩康子约好了,打下赵后就三分其地,他们一定不会欺骗我,你不要瞎说。”

智过出来后总是放心不下,就去拜见了魏、韩二人,回来对智伯说:“魏韩二人色动意变,一定将不利于大王。不如现在收拾他们!”

智伯说:“我们兵驻晋阳已三年了,早晚就要攻下赵而分享好处,怎么能有其它的心思呢?你不要再说了。”

智过说道:“如果不杀,就快去拉拢他们。”

智伯问:“怎么拉拢呢?”

智过说:“魏桓子的谋臣叫赵菱,韩康子的谋臣叫段规。这两个人是都能改变他们君主的意见的。大王应当与他们约定,破赵后就封二人一人一座万户的城池。这样,魏韩二人之心可以不变,而大王就得到了您所想要的了。”

,必有后患。”

赵襄子点头,派张孟谈去见魏韩二人,晚上杀散守堤官兵,放水淹智伯的军队。智伯的军队被水一冲,都慌着去救水,一阵大乱。这时,魏韩两支军队从两侧围攻,赵襄子率军队正面迎击,大败智伯军队,活擒智伯。

手下有远见卓识的贤能之士,智伯这个浆糊脑袋却不知道善用只落得人头落地,土地被赵、魏、韩三分了。智氏满门尽灭,唯有智过一族得以保存了下来。

察颜观色 因人知事

人如果内心有所想法,就一定会在外表上有所表露,不过因为修养和个性而程度不同而已。因此,通过察颜观色能知道人的心思,是因为人的心气虽然隐藏在内心深处,但可以通过人的脸色去把握它。

齐桓公早朝时与管仲商量要攻打卫国。

退朝回宫后,一名从卫国献来的妃子看见了他,就走过来连拜了几拜,问齐桓公卫国有什么过失。

齐桓公很惊奇,问她为什么这样问。

那个妃子说:“我望见大王进来的时候,脚抬得高高的,步子迈得大大的,脸上有一种强横的神气,这都是要攻打某个国家的迹象。并且大王看到别人没有什么表示,看到我,脸色却突然变了,这明显是要攻打卫国。”

第二天早朝时,齐桓公冲着管仲一揖,召他进来。

管仲问:“大王不想攻打卫国了吗?”

齐桓公一想,这两天邪了门儿了,怎么每个人都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于是问管仲:“您怎么知道的?”

管仲回答:“大王上朝的时候,向我作了一揖,并且很谦恭,说话的声调也缓和,见到我而面有愧色,因此我知道大王一定是对昨天商议的事情改变主意了。”

又有一次,齐桓公与管仲商量伐莒,还没有商量出结果此事就被国人知道了,齐桓公对此事有些奇怪,便问管仲是不是喝醉了把消息泄露出去了。

管仲摇头说:“国内必有圣人!”

齐桓公叹了一口气,说:“我想起来了,今天我到城墙上巡视在下边干活的民工,有一个拿拓水杵的人一直向上注视我,估计就是他吧?”

齐桓公于是命令这些人重新来服役,并且不得由他人代替,同时下令卫士把负责拿拓水杵的人带来。没过多长时间,卫士们带上了一个叫东郭的人。

管仲命令迎宾官员恭恭敬敬把东郭迎接进来。

管仲客气地问:“是您说大王要伐莒的吗?”

他说:“是的。”

管仲又问:“我们没有说过要伐莒的话,您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东郭回答说:“大人物善于谋断,小人物善于揣测。这是我暗中推测出来的。”

管仲说:“您是怎么去推测呢?”

东郭回答道:“我听说君子有三种脸色:悠闲自得、宴享喜乐的时候,是钟鼓之色;愁闷悲伤、清静无为的时候,是丧服之色;勃然奋发、踌躇满志的时候,是兵革之色。那一天,我望见国君在城台之上,脸色踌躇满志,这是兵革之色。国君嘴动而不发声,所说的是‘莒’的口形;国君举手臂而指,指的方向与你所指的都同样是莒国。我私下猜测现在我们周围未臣服的小诸侯国只有莒国,所以这样说。”

管仲十分佩服,于是向齐桓公推荐,把东郭任命为情报部长。

古人的“察色”之法说:真正聪慧的人总是那样明朗、坦然;真正仁厚的人一定有让人敬重的神色;真正勇敢的人一定具有自负奋发的神色,透露出士可杀不可辱的信息;质朴的神色浩气凛然,坚强而稳重;伪饰的神色优移不定,让人烦燥不安。

因此,观察一个人,可以使一群人杂然而处,看某个人的神色变化,就能发现其人的种种隐情。或者让人自由行事,可以随便看随便动,可以观察出他对什么事情有特别兴趣。还可以用让他仓猝间作出决定的办法,来观察他是否紧张失措。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