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海云清--水性材料领航者

13181145213水性金属漆、水垢清洗剂、换热器、锅炉、空调清洗、镀锌管清洗

 
 
 

日志

 
 
关于我

周良清 高级工程师 13181145213 专业从事化学清洗,清洗各类不锈钢、钢铁、铜铝等工程设备,在金属表面处理行业有着10年的工作经验,现在任职于威海云清化工开发院。云清企业将全力发展成为最著名的精细化工专业集团,为各行各业源源不断地提供更好的理念、商品和服务,推动世界精细化工行业不断走上新台阶!加我QQ:330739094

网易考拉推荐

塞斯资料之三  

2016-05-16 09:19:45|  分类: 身心灵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塞斯资料之三
一切全有

 

    赛斯:“如果你偏爱,你可以称至高的心灵完形为上帝,但你不应该试图将它客体化。你所称的上帝是所有意识的总和,而全部要比它各部分的总和要多。

   “(它)并不是一个个人,而是能量的完形,(它)是一个互相联系、不断扩张的心灵金字塔,同时和即时地创造着能够持续的宇宙和个人、心灵的包容、智力和永恒的生命力。它的能量是如此的不可置信,它确实形成的整个的宇宙;并且因为它的能量在所有宇宙、场和系统之中和之后,它确实知道每个降落的麻雀,因为它是每个降落的麻雀。

   “透过你们所谓的历史的模糊记忆,有一种状态在其中创造和存在的力量是被知的,但制造它们的方式是未知的。一切全有存在于一种存有的状态,但无法发现表现其存有的方法。一切全有不得不学习这样的课程,而它又不能被教以。欲望、希冀和期待统治了所有的行动并且是所有实在的基础。在一切全有的梦中,在你所知的任何开始之前潜在的存有就具有了意识。

   “一切全有看到了无限可能的、有意识的个人。这些可能个人的自身发现自己存活于上帝的梦中并叫嚷着要释放成为现实。一切全有渴望释放它们而在其自身寻找这样做的方法。最后怀着爱和渴望它让它自身的那部分离开,它们也就自由了。心灵的能量在一种创造的闪光中爆炸了。

    “一切全有爱它所创造的即便是最卑微的一切,因为它意识到从这种痛苦状态中费力取得的每一个意识的珍贵性和独特性。它为每一个意识所取得的每一个进展感到胜利和欢乐,并为其每个事件的最微小的创造性行为欢呼和喜悦。”

    “所有的个人都记住他们的来源,象一切全有梦见他们一样梦见一切全有。他们想念和渴望那广阔无边的源泉……渴望通过他们自己的创造使它成为现实。

    “你与一切全有之间的联系永远也不能被切断,而它的知晓是如此之细微和专注以致其注意力确实是导向元初创造者对每个意识的关爱。”

  “一切全有不知道其余的。它不知道是否有象它自己一样的心灵完形存在。它在不停地寻求。”

  “对有些关于一切全有的起源的问题我不能给你们答案,因为在我们存在的系统中对它还不知晓。”

  “一切全有的所有部分都在不停改变。一切全有在不停寻求去认识自己,因为寻求自己是一种创造性的活动而且是所有行为的核心。”

  “你作为一个意识,寻求认识你自己而变得知道你作为一个与一切全有不同的部分。你自动地吸收一切全有的全部能量,因为你的存在是依赖它的。一切全有知觉它自己之为你的那部分,那关注于你内在存在的部分在必要的时候能被唤来作为帮助。一切全有的这部分向外寻求你的利益,它能以一种个人的样子被唤来。心灵的完形可能在你看来是非个人的,但它的能量形成了你的人。”

  “当一个种族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面对巨大的困难时,它会唤起象基督那样的人。他会竭力寻找并确实从它自身产生出这样的必要人格来给它以力量。”

  “你不必死了以后再去发现上帝。一切全有即是现在;你是现在一切全有的一部分。正如我经常告诉你的,你现在是一个灵魂。通往发展之路现在向你开放。如果你想要,你现在就可以探索非物质的环境,但我并未看到有哪个学生冲向那扇看不见的门!”

   “现在,当我在跟你说话时,我很少用诸如“爱”这些词。我从未告诉你,在一扇金色的门后会有一个神在等你。我从未向你保证:当你死了,上帝将会在仁慈地等待你,那时你的责任也到了尽头。”

   “因此,我并未给懒惰者以希望,他们将不会找到永恒的安息。然而,通过你对自身的探索,你将发现你的意识与其它意识体是一体的。你将发现赋予一切事物以意识的多次元的爱和能量。这并不会将你领至安乐窝中休息。相反,它将鼓舞你以更佳的方式进行创造。”

  “你将会真切地发现、真切地感受神圣的存在的感觉,因为你会在分子的舞蹈背后、在你自身之中、在你的邻居中感觉到它。许许多多人所需要的是一个上帝,他会从街上走来,说道:“星期天快乐,我就是我,跟我来。”但是上帝狡猾地躲在他的创造之中,这样他就是他的创造,他的创造就是他;你了解他的创造,你也就了解了他。”

  “上帝总是超乎一切全有,他是你无法发现的总和——要我对上帝下定义的话,我就会告诉你:上帝是你无法发现的总和,他在你之内,他超乎你所能发现的一切之上,它们就是他的创造,而他超乎这些创造之上,无限在他之内栖息。”

内在的自身

   赛斯:“自我在此生的任一给定的时间只是内在自身浮现于感官实在的这部分,一个内在自身用来解决各种不同问题的特性组。

  “你们每一个人都存在于另外的实在和另外的维度,你称作你自己的自身只是你整个身份的一小部分。

  “你所知的自身的内部就是最根本的身份,整体的自身。这整体的自身已经生活过许多世并采用了许多人格。人格也许在某种程度上被整体自身为其所创造的环境所塑造,但最根本的身份运用了所产生的经验。

  “你最根本的身份是一种人格的能量本质,由能量的完形所组成。当每个个人意识成长时,由于它的经验它形成了另外的“人格”或它自己的片断。之于行动和决定这些片断是完全独立的,与此同时它们不断地与其身为部分的整个自身进行交流。这些“片断”自己成长、发展,并可能形成他们自己的实体或“人格完形”。

  “你不断地与你整个自身的其他部分联系,但你的自我是那么关注于其所在的物性的实在和生存,以致于你听不到内在的声音。没有一个个体会永远失落。它一直都存在。

  “有一个内在的自我,一个内在的自身来组织“无意识”的材料。就象外在的自我在物性环境中操纵一样,内在自我也在内在实在里组织和操纵。

  “是内在自身,用大量的知识和其意识的无限范围,形成了物性的世界并性担当知觉工作的外在自我提供刺激。内在自身组织、发起、计划和控制心灵能量向物质实体的转化。

  “个别的内在自身,通过不停的高强度的努力,和与其类似的其他实体合作来形成和维持你所知的物性的实在。

  “内在自身有一个事实上无限的仓库从中可以吸取知识和经验。所有的选择都是可行的,物质事物的多样性是深层源泉和变化性的反映。

  “一旦决定将物性的实在作为其表现自身的一个维度,内在的自身首先关心形成和维持所有其他必须依赖的物质的基础--就是可被称之为自然的地球的属性的那一个。

  “是日常自我的无知和关注的局限使得它将所谓的无意识的活动看作是混乱的。清醒的自我(处理物性的实在)不能直接地知道所有这些无意识的材料。日常的自我只是没有足够地有意识到能够包容这属于这内在意识自身并由之迸发的巨大的知识。外在的自我是被溺爱喂养的,只被给予那些它能处理的感觉和情感的数据。这数据以一种高度特殊化的样式展现,通常用物质感官收集信息的方式。

  “内在自身非但有意识,而且意识到它自身,同时作为一个个体和一个之为其他意识一部分的个体。它持续地知觉到这种分离和联结。外在的自我并不一直知觉这个事实。它经常忘记它“整体”的本性。

  “当它被一种剧烈的情感所席卷时它看来失去了其自身。当它最精神旺盛地维持它的个体感,它不再知觉到这种结合。如果自我感知到这不停的冲击它的心电感应,它会变得非常难以保持一种身份感。

  “你必须学会聆听内在自我的声音并和它打交道。你也可简单地要求内在自身在有意识的基础上透露疑难问题的答案。”

   如果你意识到你通过自己的思想和欲望来创造你的物质实在,那么你就学会了实在最重要的方面。这就是你在你以往其他的转世中被派遣去做的。这些真理的实现消除了其他转世中的债务。当你意识到此并去遵照执行,你就没有理由再回到这儿除非你想来。你们前世的任何困难都是由于你没有意识到这些基本的真理引起。如果你知道你前世的经历,那它们会帮助你……只要它们将这些真理向你展明,只要你能从中学到一些东西。否则它们就只能存在于你的下意识或者无意识之中。

   你们每个人都是一切全有的一部分,高度个人化和独特的,不象其他的,而且这种不象其他人的性质永远也不会从你身上被夺走。你不会被消融在一些伟大的金色狂喜中以致你的个性会消失。你不会被一个超级神明所鲸吞。相反,你会继续存在,你将继续对你所使用能量的方式负责,你将以你现在所无法理解的方式扩展。你将学会以你现在不知道的方式统帅能量。你对自己的认识将会比你现在所意识到的要多,但你并不会失去你现在对之知晓的状态。

  “姑且不论再生的事实,也不论可能的多个自我,你现在称作“你自己”的独特的自我永远有效,那些记忆,尽管你现在不能有意识回忆它们,将完整地属于你。一个再生的自我的物质生活并非是强加于你的混乱,你会遇上一些罪恶,你希望可以很快摆脱。这是你为了了解自己的存在所选择的一个独特的实在,你选择了在其中发展自我;并且,它其实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系统——一个独特的、可亲可爱的实在的一部分,在其中你会选择兴旺一阵子。如果你否认它,你也就是否认经验的实在。”

  “换句话说,你会离开这个系统而去往其他系统,但是不管过了多久,你的一部分还会记得某个春天的夜晚、和秋天空气里的气息。当你想要它们时,所有这些会永远和你在一起。你造就了你自己的肉身和你自己的世界,正如你造就了那个夜晚。这些是你的创造,也是你的同类的创造。它们并非要逃离的监狱。”

  “全我不仅涉入这个实在,而且涉入其他实在。全我将其一部分投入不同的实在。全我的这些部分是要尽其可能地学习将它们所理解的力量与能量物化,不论处于什么样的伪装之下,它们要发现自我。因而,全我赋予你一种责任——它将责任全都托付给你。”

  “全我不时帮助你,因为在你之内具有你与全我相连的知识。你从来不会承担

 “当画家画一幅画时,你会看着它,说:“呃,这个艺术家沉浸在某种意境之中,”或者,“看这黯淡的色彩和沉闷的景色,”或者,“看这狂野的色彩和奇异的构图,”或者,“看哪,不拘形式,但有着不可思议的活力。”你的每一部分都是这样的画家,你创造你所知道的世界。当你看着这个世界时,你知道你可以说:“看哪,这就是我创造的!如果你不喜欢你所见到的,那么,撕掉画作,或扯破你的生活的画框会是毫无意义的。相反,你应改变你的颜料。你的颜料是你的思想和想象。你用它们改变你的画作。”

  “你必须想象在你之内——因为真相就是如此——存在着一个更强大、更有力的自我,一个更大的自我。当 “小”我说:“我害怕,我要找个借口,”你必须想象更大的自我说:“我是强大的。我不允许小我寻找借口。也无须任何借口。”你必须认同这个更大的自我。”

   “对自我而言没有部分之分。你所经验的是幻象。但这些幻象很可爱。它们具有创造性。它们是实在的有效的经验。”

  “但是,你对你自己个性的本质多虑了,你害怕打开你的自我存有的更大的领域。你同时是你全部的自己。飞行员并未被没吞没、失落、歼灭、背叛、或忘记。”

  “因为内我知道它是谁。内我知道不断自其自我存有显现出来的各种人格。并且,可以理解,你只是试着阐释创造的本质,你担心以免自己的个性会丧失其中。但情况并非如此。”

 “我们将渐渐地引导你进入你的自我存有的更大的领域,在那里,你表面上看似矛盾会在你自己的知识中消失。”

  “你听到的这些词是用英语说出来的,在字面之下是你自我存有固有的知识。那么,当你听到我说的话时,让这些知识欢乐地升起,然后动词和名词、元音和音节定会化作知识之鸟,飞出你头骨、穿越你夜晚的梦境、改变你的日子。”

  “如果我仅仅做这些,那让我化作你自我存有的能量的一个回音,以唤醒你亘古常新的知识。来自于你的自我的知识,并且把你所知道的转化进肉身世界。”

    赛斯:“人类同时在梦着相同的梦,这样你便有了你们群体的世界。整个的构造就象一出教育性的戏剧在其中你既是制作人又是演员。戏中有戏。其中没有尽头。梦者在做梦,而梦中的梦者还在做梦。整个的自身是个观察者和所有角色的参与者。”

  “当你梦到他人时,他们知道;当他们梦到你时你也知道。”

  “( 赛斯—简向前弯腰,低声说着,微笑着,似乎在说笑)在梦中,你是如此“蠢笨”以至于你相信死人与活人之间有一个交易。你是如此“毫无理智”以至于想象自己有时跟已故的父母说话。你是如此“不现实”以至你造访早已坍塌的旧房子,或去你从未去过的异国他乡旅行。”

  “在梦中,你是如此“疯狂”以至你并未感到自己被困于时空之内,反而感到一切都无止境,正等着你去造访。”。

  “如果你醒来时,你依然如此知识渊博而又机智,那么你会丢弃所有的宗教和科学,因为你理解了你心灵更伟大的实在。你会知道‘发挥作用的所在。’”。

  “你已故的亲戚依然幸存。他们经常出现在你梦中。然而,你通常从你的现实出发,来解释他们的到访。你这样来看待他们,局限于他们与你的关系,并且你通常并不察觉或记得他们存在的其他方面,这些对你的自己的信仰而言毫无意义。”

  “世代以来,一些人已经认识到这个事实,那就是在梦中和睡眠状态有一个自我意识和目标,甚至在清醒状态也还维持着内在自身的连续感。对这些人来说已不再可能完全地与其自我意识认同。他们太知道他们其实比这些更多。当自我得到这些知识时,它可以接受,因为它惊奇地发现它并不是较少地意识着,而是更多,而那种界限也消失了。”

  “一个人的思想和梦所涉及的比他所知的要多得多。它们存在于更多的维度中;它们影响着他所不知到的世界。从实质来说它们和一切的建筑物一样确实……梦的世界在一个你们的感官所不能觉察的领域被构筑,而它所具有的连续性要比你们所知的世界多。

  “当你在物性的世界中操纵时,你遵循一套相当简单的规则。在梦的实在中有更大的自由……每一个梦都由心灵的能量开始,个人籍之转换成与物性实在具有同样功能和真实性的实在。

  “我们通过自己的梦来改变物性的实在,而我们日常的物性的经验也对我们梦的经验加以修改。这其间有一种持续的相互作用。我们的意识在梦中只是被导向一种不同的,和我们醒来的生活一样生动的实在。”

  “在一种程度上人格试图通过梦的建筑来解决问题……梦的行为能够被导向于实现建设性的期望,而引起一个更好的改变。”

  “梦可以被创造性地用来改善健康、获得灵感、恢复精力、解决问题和丰富家人的关系。你能够做一个愉快和欢喜的梦来完全恢复你良好的精神和活力。”

  “在我们的梦中,我们也造访其他层次的存在并获得所需要的技巧。”

  “自我并不在梦的实在中展现。清醒的意识并非自我。自我只是清醒意识处理物性操纵的那部分。清醒的意识能够被带入梦的状态中,但自我不能,因为它会在那儿不知所措而遭到失败。当你将自己的意识带入梦的状态中,你将会面临各种不同的情况,有些你能控制,有些则不能。一些梦的场所是你自己所制造的,而其他的对你来说会显得陌生,因为它们属于实在的其他维度。”

  “就象人格可以被任何的经验所改变一样,梦也可以改变它。我们可能会忘却自己的梦,但它们始终是我们的一部分。梦的经验被内在自身直接地感受到。梦有它们自己的现实性,它们非但独立于做梦者而存在,而且它们还具有有形的形式,尽管它们并非你们所熟知的物质形式。它们永远地以电码的形式被保存于物质器官的细胞中。”

  “梦的宇宙中藏有会在将来的某天彻底改变物质世界的观念,但对这些观念可能性的否认耽搁了它们的发生。”

  “也存在着共享的或群体的梦。在其中人类处理其政治和社会结构的问题。在其中人类个人地和集体地用不同的方式做着能使这种改变得以发生的梦。这些梦确实有助于产生这些改变。正是这些梦的能量和导向会帮助改变这种情形。得到的解答并不总与他的物质世界中所接受的相一致。”

  “一个恶梦背后的能量是隐藏的恐惧的能量,它可被任何人所形成,因为每个人都有恐惧……恐惧使你意识的能量导向恐惧的实在领域,而你必须在那个层面处理。愿和平与你同在这种说法会帮你顺利渡过在实在其他的艰难。”

  “我曾说过,在一个梦中,你能经历许多天,而并未实际度过相应的现实时间。似乎你一眨眼间就旅行了很远。现在,压缩的时间是这个实体感到的时间,而它的特定的任何人格生活于物化的一个层面上。更进一步,许多人说:人生如梦。他们忠实于事实的一个方面,而就主要问题而言却远非如此。”

  “任何给定的个人的生活能顺理成章地比作一个实体的梦,而这个个人在有生之年中经历悲欢离合,但对这个实体而言,这些年只不过是一瞬间。它们之于这个实体,正如你的梦之于你。尽管它们仅仅涉及你生活的一部分,而你将你的梦赋予内在的目的和组织,并从中获得洞见和满足,同样,这个实体在一定程度上对他的人格给以指导并赋予目的和组织。这个实体也是这样从它存在的人格获得洞见和满足,而没有哪一个人格可以占据他全部的注意力。”

  “你的梦源于你,由你上升,似乎获得一种独立性,也由你结束,实体的人格也如此,由实体上升,获得不同程度的独立性,并回归至实体,但不会有片刻离开他。”

  “你从书中会了解所谓的第二人格。现在,这个想法与实体和他的人格之间的关系相仿。各种人格程度不同地具有独立性,他们为全面完善和发展的目的而在各个存在层面运作。”

  “在次一层,你在这些层面中扮演各种角色,你同时作为一个国家、一个社团、一个家庭的一个成员、一个画家、或一个作家存在。正如你试图运用你的能力,实体也同样使用他的能力,他组织他的各个人格,并在某种程度上,指导他们的活动,同时仍然允许他们发挥你们所谓的自由意志……”

  “你自己的梦是碎片,甚而你是你的实体的碎片。一个未被认出的统一体和组织,藏在你所有的梦中,尽管你的梦千差万别。而你的梦,作为你的一部分,也分别存在。”

 “梦的世界有它自己的实在,它自己的“时间”以及它自己内部的组织。正如实体将它的人格设置完毕后仅仅部分地与它的各个人格相连,当你设置好你的梦以后,你也不再关注于这个梦的世界。但它存在着。”

  “在不同的程度上,它充满了有意识的半人格。它们并不(作为一条原则)象你一样完善,正如你不如你的实体完善一样。梦的世界经验它自己的连续性。例如,当你醒着时,它并不意识到任何间隙。它并不知道你是睡着了还是醒着。当你做梦或睡觉时,它仅仅存在于一种相当生动的程度,当你醒着时,它就睡觉,并不“死去”。

  “因为每个人格拥有一个知道它的起源的内我意识的部分,实体自己并不需要与它的人格不断保持联系。现在,我把这部分称作潜意识之外的自我意识。我曾提及你自身中的某一部分确切知道肺呼吸多少氧气,我说的就是这部分。它也接受所有内部数据。”

  “人格的这部分翻译内部数据并通过潜意识进行筛选,对于当前人格来说,潜意识是一个屏障,也是一个门槛。我也曾告诉你们,在种族记忆之下,潜意识最顶端的层面包含个人的记忆。当然,人格实际上是不分层的,但在种族记忆之下,它以必要的类比延伸,你以你的这另一个自我意识的面目观察另一个现实维度。

这部分被“转向”这个实体。当这种诸如心灵感应的能力被使用时,你的这另外的自我意识的部分继续不断使用这种功能。但作为一条准则,你并不凭借通常意识自我的知识对这种数据作出反应。”

 “还有一种相应关系,维系你现在人格和梦的世界的“次要”的自我意识,它知觉它的起源并将你的资料传递至梦的实在。"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